09|結束在家“頹廢”的58天

周錦杭 南漂的小紅帽

在外公外婆家待了整整58天,

也是人生第一次在這待了這麽久。

期間,

吃了一只雞,

僅存的另一只卻自殺了。

一晚能生三顆蛋的四只鴨,

深得外婆喜愛,

因此幸運躲過了這一劫。

而我到最後

終究沒找到是哪只鴨不生蛋。


打掃了積灰多年的角角落落,

丟掉了上百斤多年舍不得丟的‘寶貝’,

也終於在走前幾天賣掉了,

外婆藏東西的壞冰箱。

瓶瓶罐罐

都是歲月的痕跡。

也打掃出了堆積雜物多年的房間,

刷刷補補,換個窗簾,

卻抵擋不住執意要買個新床的外婆。

也嘗試做了很多菜,

吃吃喝喝後,

累計跑了50km,

依舊沒有阻擋贅肉的野蠻生長。

看視頻,打遊戲,寫文案,

買菜,做飯,

與外婆爭論,

放了幾天的菜還能不能吃,

鬥智鬥勇地丟去垃圾桶,

不顧暴跳如雷的外婆。

總之,

這是沒有工作的兩個月,

不用好好學習的兩個月,

像回到了小時候,

吃吃喝喝,

對內卷的社會沒有認知的短暫片刻。

似乎,

沒有了欲望,

生活成本並沒有很多,

像小時候一樣期待著門口路過的叫賣聲

期待著收廢品的大叔,

為了那碎銀幾兩,

換取一根冰棒。

是呀,那時候,

一個礦泉水瓶還能賣一毛錢呢。


這個內卷的時代。

七十好幾的外婆,

依舊停不下來要去幹點零工。

八十好幾的外公,

一直等著被隔離的司機,

那車待加工的半成品。

外公:“都是這該死疫情,

以前我們都叫‘人瘟’的,

去年的五月這時候,

都已經送來兩車貨了。”

是呀,這該死的疫情!


我大概能理解

那些逃離城市回到小縣城的決定。

但也能理解

那些背井離鄉在外拼搏的遊人。

在外肆意遊蕩的日子,

我曾一度以為在雲南才有彩色的天空,

湛藍的天空也讓我無法忘懷。

過去的兩個月,

我在家也看到了不一樣的天空。

陷入沉思,

想起小學飯後和爺爺在田野間散步的日子,

抬頭也是課本中的火燒雲景象呀!

似乎一直在路上,

追尋靚麗的景色,

卻忽略了身邊的風景。

當然,

也可能是忽略了走過的時光,

什麽都沒變,

而自己卻變了。


佛說:

世間是婆娑的,

婆娑即遺憾。

我卻一度相信

自己不曾有過什麽遺憾。

若真的要有

大概也就是時間吧,

因為時間才會告訴當下所為的答案。


短暫的58天,

也是漫長的58天。

一段時光倒流般的日子,

卻在一個輪回後回到了現實。

又像回到了

小時候要長大,

自己獨自出發的時候。

對前行充滿著期待,

充滿著好奇,

也伴隨著一絲迷茫。

慶幸的是,

還是那份敢出發的沖動和勇氣。

雖然,

抑制不住時間的流逝,

也阻擋不了長輩老去的腳步,

也想再抽出時間去陪伴,

但還是這內卷的世道,

只能再次輕裝上陣。

放下了所有的獎牌獎狀,

放下了跟著我數年的收藏的錢幣,

放下了幾百張照片,

帶著從頭再來的決心,

去尋找與內卷抗衡的道路。

為了對得起我肆意生長的頭發,

要去做配得上這發型的事情。

給外公買了幾條煙,

也給外婆硬塞了500塊錢,

希望對得起這些天折騰的時光,

算是對兩只雞的買單,

以及‘照顧’我的辛苦費。

希望我們都會有好運,

期待下個這樣的58天早日到來,

希望待我歸來,

那四只鴨鴨還能健健康康的。


帶著僅剩的一丟丟錢

以及未來無知的敬畏

又去浪啦!